主历: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六个栏目 > 教会论坛 >

俄国「十月革命」百周年,新书记述苏联天主教教会的殉道精神

时间:2017-10-26 15:43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Tadeusz Kondrusiewic

历史学家简·米克鲁特(Jan Mikrut)的新书,揭露了在苏联时代无神论的动荡期间,拉丁礼和拜占庭礼的天主教徒如何保持信仰忠贞,直至今天。书籍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一百周年纪念的时候出版。

罗马(亚洲新闻) - 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至八日之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成立了一个革命政府(根据儒略历称为"十月革命"),结束了沙皇帝国,建立了苏维埃共和国,随后成为苏联(USSR)。自十一月八日那天以来的一百年中,简·米克鲁特教授(Jan Mikrut)的新书名为《La Chiesa cattolica in Unione Sovietica. Dalla Rivoluzione del 1917 alla Perestrojka》(意为《苏联天主教教会从一九一七年革命到重组》)(维罗纳,加布里埃利编辑,2017年)的书,将在罗马额我略大学发布。

该书汇集了几位学者的文章,讲述了俄罗斯的天主教徒如何抵抗一个想重置所有宗教的政权的"轭",披露了拉丁礼和希腊天主教会的信徒殉道事迹和英勇见证。

这本书的序文是由明斯克和马希勒教区(白俄罗斯)塔德乌什·干德鲁斯维卡什主教(Tadeusz Kondrusiewicz)所写。在得到作者的允许,以下我们发表一些摘录,由《亚洲新闻》翻译:

新书《苏联天主教教会从一九一七年革命到重组》,由罗马宗座额我略大学的简·米克鲁特教授撰写,按时间顺序和主题介绍当时在那个时代所经历的天主教会两个礼规的十字苦路。十字苦路有众多人物,已经被提升到祭坛的荣耀,但也有其些仍然在列品真福的审视过程中,以及无数数据不详的信仰英雄,他们的故事也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我记起前任白俄罗斯的宾斯克教区卡齐米日.瑞维厄枢机(Kazimierz Świątek)的回忆录,他在细述他的逮捕,描述了特别的事实:「我被拘留于布雷斯特(Brest)监狱。有一只苍蝇跟我在一起。她的嗡嗡声给我带来了一些安慰和喜悦。过了一些时候,然而,苍蝇在栏杆上安定了下来,并停止了给予任何生命的迹象。我独自一人。然后我被驱逐出境前往西伯利亚。」

我收到一个从乌克兰传来一件有趣的事。尤里·加加林进行第一次太空飞行之后,非信徒想利用这次事件来推广无神论。所以他们的其中一人去了一个东正教教会,并告诉神父要通知信徒,尤里.加加林曾经去了太空,而他没有看到天主,所以天主是不存在的。他威胁说,如果没有发表这样的宣布,他们将会关闭教堂。为此,在主日礼仪结束时,谦卑的神父告诉他的信徒:「亲爱的兄弟姐妹,尤里.亚历山大·加加林(Yuriy Alekseevich Gagarin)飞进太空,不过他看不到天主。但是天主看见了他,祝福了,而因此加加林高兴地回到地球。」

当我在维尔纽斯(Vilnius)的黎明之门圣母小堂担任教长时,我喜欢聆听一些普通人的信仰见证,尽管受到迫害,他们的信仰保持原样。有一次一位老妇人在祭衣间中向我吐露秘密,她双膝跪在地上,并在最近变成无神论博物馆的圣卡齐米尔(St. Casimir)教堂里祷告。一名博物馆文员走近她,说她不准在那个地方祷告,因为它是一所无神论博物馆。然而,那位老妇人坚决地回答说,即使对于某些人那是一所博物馆,但是对于她,它永远是一座教堂,而因此是一个祈祷之家。

我将永远不会忘记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发生的,伏尔加(Volga)的马克思镇中的新教堂的奠基石祝福仪式。在礼仪之前,一些老年人走近我,请求我把一块简单的砖代替那块角形的石块。当我问为什么他们有这样的愿望时,如同最通常是希望基石来源于一些圣地,他们继续讲述一个真正动人的故事。在苏联的宗教迫害中,旧的马克思教堂被破坏了。然而,那个城市的居民把废墟中的砖块拾回家保存。他们把它们放在可见的地方,并且长达数十年,他们在这些简单的砖块前面祈祷。如此,感谢那些砖块,信仰可以保存下来,以及传给年轻人。他们告诉我:「我们希望正在建设的新教堂和被毁坏的旧教堂有一个联系。」

今天,俄罗斯的天主教教会有自己的架构,并正在活跃发展。尽管有很多困难,但在牧民工作、文化和出版领域却很活跃。目前,已有数百本俄语出版物,以及第一本《天主教百科全书》也以俄语刊出,证明了神职人员对那些领土上的天主教和教会发展的重视。

乌克兰的希腊天主教会与拉丁美洲教会类似,也被迫秘密操作。那些教会成员的殉难证言具有重大意义。尽管受到所有压力和迫害,天主教徒从未放弃他们对教廷的忠诚。

书籍 "苏联领土中的天主教教会。从一九一七年革命到重组" 讲述了在那些领土中教会的艰难历史。我们必须记住我们的历史,因为它是我们的「母亲教师」。如果在镇压的时候没有信仰的英雄,那么教会将永远不会有这样的快速重生,它就会被宣告歼灭,并把十世纪中已经基督教化的领土,将注定要成为一个精神沙漠。如此,现代证实了初期教父戴都良(Tertullian)的格言:「殉道者的血是基督徒的种子」。

可是,从一个人类的角度来看,它似乎随着神父的死亡,教会将会从苏联的地图上消失,天主想表明祂知道如何引导一条穿过历史迷雾的直路。因为祂,并不是别人,把最后一个点放在「我」上。

我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个在迫害时期中的信仰见证,正是现代世界有巨大的需要。

* 明斯克和马希尔(白俄罗斯) 都主教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