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六个栏目 > 教会论坛 >

如何才能有效防止“践踏弥撒中的讲道”?

时间:2017-10-26 15:56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甘保禄
近日,在教会微信朋友圈中,一篇题为《停止践踏弥撒中的讲道》的短文获得了不少人的点赞、转发和评论。文章说的是菲律宾天主教主教团主席提醒神父们,要认真准备弥撒讲道,而不要以“冗长的、重复的、乏味的、紊乱的、没有准备的滥竽充数的弥撒讲道”让教友们忍受磨难,更不要在讲道中谈论金钱、募捐、政治,甚至变成戏剧般的表演等等。他还指出说,“冗长的、重复的、乏味的、与生活没有实质联系的讲道说明了讲道神父的灵性生命及灵修生活是病态的、不健康的。一位讲道神父就像是一个号角,除非有灵性的生命及灵性的气息,否则便不会奏出美妙的旋律。换言之,如果一位神父缺少灵修,他的讲道就仅仅是一个号角而已。”
0023mUyxzy7fhASwycF39&690.jpg
       文章是关于菲律宾教会的问题,但却获得了中国教会内不少人士的高度关注,这说明同样的问题也明显存在于中国教会内。更有为数不少的读者留言说“一针见血”、“说的太对了”、“是的,每次听我们本堂神父讲道都是一次心灵的煎熬”等等。由此可见,大家是多么认同该文的内容和所指出的问题。然而,本人在浏览了此文和众多网友的留言后,虽然认同大多数的内容,但却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So what?”——“那又怎么样呢?”
       本人之所以要问这一有点五味杂陈的问题,不外如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践踏弥撒中的讲道”难道是“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吗?不是早就在各地教会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吗?如果有人不同意,不妨听听这位菲律宾主教团主席的原话:“我们的年轻神父们被我们的年长神父们所影响。因为当年轻神父们还是修生的时候,我们的年长神父们就已经滥用了讲道、虐待了弥撒中的道理。当年轻的我们开始讲道时,被虐待的成为了虐待狂。”鉴于此,那些因这篇“说的太对了”的文章而眼前一亮、茅塞顿开的读者,千万不要以为主教团主席的一番话就能扭转乾坤。在他之前,好几位教宗都有同样的看法和忠告,结果呢?
       2)与此同时,也千万不要以为我这是有意给大家的激动心情泼凉水!我只是想说,既然讲话和指示并未改变现状,那就得寻找其它有效的方式。我能想到的是:加强神父的灵修和培育是必须的,但让“虐待狂”离开讲道台,或将这位主教团主席所说的“如果一位修生不能够做出清晰而有力的公开宣讲的话,他就不应该进入神职界,就不应该被祝圣为神父”这样的规定真实地执行到位,不但是体制和机制的问题,而且是有关公平和正义的问题。
       3)但问题又来了:面对当今许多地方独身男性神职圣召急速下滑的现象,各地主教为了应对教友们对圣事的需要,不得不降低标准,甚至睁一眼闭一眼地将许多不合格的人祝圣为神父,并高调庆贺一番后,将他们派往不同的堂区去做弥撒、讲道理、听告解、管房产、理财务。至于那些本地连“不合格”的修生都找不到的教区,特别是在欧美、港澳台等地,甚至中国大城市中,只好从第三世界国家和边远地区“进口”神职人员,来满足教友们的圣事需要。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不论是各位教宗的训导还是上述这位菲律宾主教团团长的讲话,每次都能让人心情激动上一阵子,但事实上根本就于事无补。所以,我不得不问“So what?”
       4)只有我这样“无事生非”的人才会问这样的问题吗?错了!我只不过是最近几年来才开始认真地问这样的问题,并希望找到答案的。在我之前,许多神学家、教会学家、历史学家,不论是教会内的还是教会外的,早就冒着被斥为异端的风险而呼吁说,取消在罗马天主教会内执行了九百年的教区神父(*注意,我说的是教区神父,和选择修道的修会会士没关系)的独身制,是遏制包括滥用神权、腐败奢华、消极无为,以及本文所说的“践踏弥撒中的讲道”等弊病的必经之路。否则,明知某某修生不合格,或者明明看着某某神父在“践踏弥撒中的讲道”,但却依然“需要”他们来践踏的恶性循环就不可能得到遏制。每次有教宗或主教公开谴责这样的弊病时,人们除了心情激动一番外,剩下的除了“谦卑地接受和忍耐”外,就是忍无可忍地离开教会。最后受害的是谁呢?
       …… 
       再说点其它的话题:
       1)近日故友德兰从芝加哥来探访,聊天间悲伤地告诉我说,她们堂区非常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终身执事因病而去世了,才六十多岁。这位执事平时有自己的事业,但和他的妻子将其它时间都奉献给了教会,除了忙于其它的牧灵和福传工作外,他的讲道特别受教友们的喜爱。如今他蒙主召叫,回归天国,不知何时才能得到另外一个像他这样优秀的终身执事?我在想,目前美国已经有近两百个从基督新教转为天主教神父的已婚牧师,如果教会也容许已经有的近两万名已婚终身执事晋升为神父,美国天主教会还会有“神父荒”的问题吗?还需要从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各国“进口”神父吗?
       2)教宗方济各已经在今年三月份提出了要考虑祝圣viri probati(靠得住的已婚男子)为神父的设想。紧接着,卡斯帕(Walter Kasper)枢机主教和其他多位教会神长也响应支持。就在前两天,媒体又报道说,奥地利因斯布鲁克教区候任主教,现年五十二岁的赫尔孟·格莱特尔(Herman Gletter)神父,不但公开表态支持已婚男性晋铎,而且也希望祝圣女性为执事。而这又恰好是美国最大的天主教堂区,即北卡罗纳州的夏洛特市(Charlotte)的圣玛窦(St. Matthew)堂区,若望·米克斯维尼(John McSweeney)蒙席在不久前宣布退休时所表达的愿望。我也相信,明年以青年和圣召为主题的世界主教会议,必将把这一问题列为与会代表们重要的议题之一。这些教会的忠信仆人是在无事生非、挑拨事端吗?非也!他们是希望为防止“践踏弥撒中的讲道”而寻找有效的办法,而不是泛泛而谈。什么人会起而攻之,说他们离经叛道呢?正是那些在圣事和讲道中践踏并虐待他人,还有那些不被践踏和虐待就觉得不对劲的人们!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