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上六个栏目 > 教会论坛 >

纽约时报:天主教为何在中国停滞不前?

时间:2017-12-12 16:47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张彦

中国是个共产党领导的无神论国家,它同罗马教廷的关系一直不上不下,也一直有消息说,梵蒂冈要放弃台湾同中国大陆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以便更好地建立同大陆广大信众的联系,理顺梵蒂冈北京以及教友这三方关系。不过,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认为,中国大陆的天主教的发展处于一种停滞不前的状态。

又快到圣诞节了,这是基督教天主教 的重大节日。那么,在中国,天主教、基督教(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张彦(Ian Johnson)在其文章中称为新教)这两个在近几十年来发展很快的西方传来的宗教,到底近况如何?张彦周末在该报中文版发表了一篇谈中国天主教的报道,深入谈到了天主教在中国的历史和现状。

张彦的报道,是他采访了中国天主教圣地洞儿沟后先发表在美国杂志(Americamagazine)上的,只是最近纽约时报将其翻译成中文发表出来。张彦通过“解剖麻雀”的方法,以小见大,以点带面,从中国天主教一个重要基地,进而展开分析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状况。

天主教圣地---洞儿沟

洞儿沟教堂在哪里?张彦没有详细展开说。从天主教信德网介绍来看,这里是山西太原教区的一个重要的“点”,“著名的朝圣地”。该网介绍说,洞儿沟在太原南郊清徐县内,据太原30公里,是在太原到交城的半道太行山上。

按照天主教网站介绍,在清朝康熙年间比利时神父就将天主教传入洞儿沟。到光绪年间,这里修建了方济各会院、圣母堂、修女院、育婴堂和学校,为山西、陕西、山东、湖南等省培养出方济各会神父近百名,是方济各会传教士的“总基地”。

1900年,中国义和团兴起,屠杀洋“鬼子”,很多传教士、神父、修女遇难,天主教称之为“庚子教难”。天主教信德网站介绍,在这次浩劫中,光是山西一地,就有三千多天主教人士遇难。在太原教区,就有26位神父、修女和同工被屠杀,被屠杀的基督教领袖就达33人。

在太原教区,比较知名的天主教重镇还包括西山上的东涧河、长沟,北郊的北固碾、古交的南社、东山上的红沟,清徐的红城。而在洞儿沟,村子里的1300村民,都是教徒。其他这些村子也都差不多,居民多是天主教徒。

这些地方由于其宗教信仰,在共产党主政下,一直同当局的无神论发生矛盾,最明显的就是在文革前的1965年,当局认为太原圪撩沟教区教友“骚动”,遂动用专政机器镇压,导致多名教会领袖被捕判刑,中共喉舌称之为天主教圪撩沟教徒闹事事件。

纽时记者张彦在洞儿沟采访了一些教友:42岁的刘文霞;52岁来自甘肃的赵妙龄;正举行婚礼的段玉强和贾小茹;到北京打工的杜晓东和妻子景安琪,42岁的邢教友和61岁的武金文。

天主教在式微?

张彦文章说,在洞儿沟,今天天主教在中国所面临的种种挑战, “这种宗教仍然主要盛行于农村,但洞儿沟与中国绝大多数的农村地区一样正在空洞化,信仰有时并为随之进入大城市”。

文章说,虽然这里跟中国各地的许多宗教中心一样,受益于宗教旅游的繁荣,但目前还不清楚信教的基本人数是否在增长。“甚至,据一些靠谱的估计,中国的天主教人口可能正在减少。这是因为低出生率、传教不足,以及北京的共产党统治者与梵蒂冈之间的多年嫌隙。”

纽时这篇文章援引香港神学研究中心的林瑞琪的话说,中国天主教徒2005年达到最高点,为1200万。现在中国天主教徒在1050万。

为什么在中国宗教大发展的今天,天主教人士不升反降?

纽时文章认为,教会很多人认为,罗马教廷与中共之间的谈判就尤为重要。“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谈判已经放缓,但当地人仍然希望关系的改善能给教会注入新的活力。他们甚至希望有一天教皇能访华,他们相信这将唤起人们对该信仰的热情。”

” 不过,也有不少人提醒说,北京与罗马之间的关系的改善,甚至正常化,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这是因为在中国,天主教会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共产主义制度下宗教信仰之不易,而是在巨变时代里获得认同的艰难。”

相比之下,为什么基督教就发展更快一些?纽时文章认为,中国基督教在共产党刚进城主政时,只有1百万信众。在今天,这个数字在5千万到6千万之间。在天主教发展薄弱地方如发展快速的城市以及受过良好教育的白领专业人士之间,基督教的会众规模尤其大。

纽时文章说:基督教发展相对快一些,主要是因为基督教的“本土化”实行的比较好。同基督教相比,“天主教都不愿意实行本土化,这与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早期,本土信教领导人的数量出现爆炸性增长形成鲜明对比。” 文章说:其中许多人被共产党抓了起来,但他们的追随者构成了今天巨大的新教“家庭教会”运动的基础。不管怎样,中国的新教教会轻装上阵,自学成才的牧师在短短几年内就能搞起教会,并吸引大批会众。

信仰是个大问题

中国的信仰问题,实在是个很大问题。很多信教人士认为,主政的共产党是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具有绝对的排他性,同有神论的其他宗教: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以及道教从根本上能否同存共荣?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无论城市和农村,宗教发展的确有目共睹。有很多知名的异议人士,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年受洗的基督徒。而在执政党内,很多党的高级干部,烧香拜佛,打命算卦,蔚然成风。

纽时的文章认为,中共在20世纪50年代就成了了三自爱国教会。在今天,统战部通过这个爱国教会,控制着天主教和基督教这两大外来教会,并通过宗教局统管佛教、伊斯兰教和道教。

文章说,共产党1957年就成立三自爱国教会,并开始任命自己的主教。很多天主教徒对于参加政府控制的教会感到不安,一些人就不再去了。还有一些人则在中国的某些地区建立起一个天主教地下教会。该教会不承认爱国教会的合法性。文章说:“即使是这个地下教会,也有着相当严格的等级制度,任命需要中国境内的更高层的批准。”

纽时的文章,提到了近年来两个知名的天主教案子:一个是天主教上海教区的马达钦主教。2012年,政府任命马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但马在晋牧庆典上表示不再担任天主教爱国会的任何职务,结果,马主教当即被“拿下”,并被软禁在佘山修院内,直到今天。纽时文章说:由于马达钦事件,佘山修道院这个天主教在中国最重要的神学院之一“关闭了一年多”。

另外一个是2014年在北京。“一群修生抵制了他们的毕业典礼,因为他们发现,一位未经罗马批准而祝圣的主教将主持毕业弥撒。这些修生没有毕业就遭到驱逐。” 文章说:这就意味着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就失去了两个毕业班的修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