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08月26日 星期六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信仰分享 >

特写:我们没有忘记段老师

时间:2017-07-28 16:43来源:信友报 作者:魏微

段庆丰老师与大儿子、儿媳

        段庆丰老师因年老长期患病,已好几年未进堂了。但教友们并没有忘记他,经常有人问我:“神父,段老师最近怎样?”
    前些天,我看望了段老师,为他祈祷、送圣体,求天主降福、保佑他。
    论到段老师现在的情况,可以说好,也可以说不好。说好:是他的脸面比原来胖了、白了,气色不错。大儿子段耀平说:“爸爸皮肤好,脸上没有皱纹、老人斑。”若说不好:是他卧病在床、不能自理、反应迟钝、沉默不语,精神状态已大不如从前。
    段老师今年89岁高龄了。五年前,他患老年痴呆症,健康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前年又摔伤了腿,从此卧床不起。所幸,他与大儿子同住,生活起居得到家人和保姆精心照料,24小时有人陪伴、护理。他虽卧床一年多了,但身上没有一点褥疮。大媳妇苏宁说:“把爸爸搬来已四年半了,照顾好老人理所应当。”
    段庆丰老师出生于世代教友家庭,圣名斐理伯,幼年在徐合庄教会学校上学,之后考入宁夏国立绥宁师范,毕业后于1948年在银川三小当教师。1957年,他被打成右派,在西湖农场劳教三年。期间,家人省吃俭用给他送吃的,帮他度过了难关。“哥哥说,没有老妈,我的命早完在西湖农场了。”三妹段庆典说。劳教结束后,段老师在街道修缮社当泥瓦工,干苦力活近20年,直到改革开放,平反恢复教师工作。1989年,60岁的他从银川回民三小离休——解放前参加工作,因而是离休待遇。
    段老师自幼受公教信仰的熏陶,一生信德坚定,热爱教会。他被打成右派,其中就有信教的原因;但人生的遭遇及社会的变革,并没有改变他的信德。改革开放后,教会信仰恢复;他在银川市天主教“两会”担任职务,全力支持、协助神长工作,为银川堂落实教产、修建圣堂跑前跑后,尽心尽力。妹妹段庆典回忆说:“一次,我从石嘴山回银川家里,没见到哥哥;听母亲说,他在跑堂里的事。”
    作为骨干教友,段老师积极参加堂区各项教务、牧灵活动,对堂里安排的工作,认真负责。他在担任银川堂圣经组组长时,为堂区培养了20多位青年读经员,使每周的礼仪读经井然有序。在教会团体中,他爱戴神长,团结教友;在教友中有威信,大家都喜欢他;他是教友们的领头羊。“爸爸的晚年生活,每天除了进堂参与弥撒,就是在家里读圣经、圣书,看教会、社会报纸。信仰是他生活的重要内容。”段耀平说。
    在家庭中,段老师孝敬老人,关心弟妹,特别是关心后辈人的信仰。他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年轻时母亲照顾他,母亲年老后他照顾母亲。妹妹庆典说:“父亲去世早,兄妹6人中哥哥为大;老妈吩咐的事,由老哥执行、传达;我们弟妹都听他。”母亲健在时,段老师和母亲每天进堂;起先骑自行车带母亲进堂,之后搀扶着母亲进堂,再后来用轮椅推着母亲进堂。段庆典说:“长兄如父。老哥关心我们弟妹,关心下一代的信仰。他去北京开会给我买圣经,为每家的孩子送圣经、圣书,在信仰上教导他们。我家住石嘴山时,银川堂里举办教友学生教理学习班,哥哥打电话,让我的孩子来银川参加学习,听道理、领洗,吃住都由他操心。”
    段庆丰老师是笔者的好朋友。在与段老师的交往中,我感到他是一个积极、乐观、活跃的人。2004年,正是在他的鼓动下,我们去欧洲进行朝圣;2007年,又是在他的鼓动下,我们去了以色列朝圣。这在当时是人们不曾设想和实现的,特别是去以色列。那时的段老师,虽已年近八旬,但身体健康,来去自如,谈笑风生,无论走到哪,他都打前站,活像个老小伙子。
    以上就是笔者所述的段庆丰老师——过去的他和现在的他。其实,段老师不只是段老师;他代表着一个时代、一批人——无论是教会还是社会。他们留给我们美好的榜样,值得珍惜、记忆和学习。现在,我想说:“敬爱的段老师,我们没有忘记您!”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