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8年04月25日 星期三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信仰分享 >

修女视圣召为终身「拜苦路」

时间:2018-04-23 10:20来源:献县教区网 作者:献县教区网
 

 

 

八十岁高龄的「圣神婢女传教会」伊夫琳.包蒂斯塔(Evelyn Bautista)修女。

T Larger | Smaller

 

八十岁高龄的「圣神婢女传教会」伊夫琳.包蒂斯塔(Evelyn Bautista)修女,在修道路上多次想过放弃,但每遇到挑战时,又会为她带来新的使命。

伊夫琳修女的「第一个十字架」,出现于一九六六年她刚发初愿后一个月,她廿三岁的弟弟被不明身份的袭击者杀死。

丧弟之痛让她多年来受尽煎熬,亦令她深深体会到「做门徒的真正代价」。修女说:「我从磨难中活过来,变得更坚定去追随天主的召叫。」

痛苦赋予她勇气从事教育工作,这是指派给她的工作,亦是她弟弟对她的梦想:希望她能成为一位老师。所以当修会派遣她去教学时,她毫无保留便答应。

她的「第二个十字架」,是她形容为的「修院政治」。原来曾有一段时间,她在修会团体中跟不同文化和背景的人相处有困难。她说:「我感到很不开心,像似格格不入。」

伊夫琳修女是一九六三年进修会,但过了二十年后说想离开,并加入另一修会,认为另一修会能给她当修女的满足感。

但修女们建议她该坦承面对内心的挑战。长上更委派她出去走一趟,再回来看看是否要离开。

就这样,一九八四年五月她奉派遣到西非加纳,在伊斯兰教徒占多数的达蒙高镇管理一间教会办的医疗中心,并成为中心首位女主管。

然而,工作并不容易。她回忆说:「我是位女性,又是修女,更是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菲律宾人,一切恶事都冲着我而来。」

直至她「在个人层面上」赢得同事爱载,她才受到欢迎。她说,旅居外地让她明白对话的重要。故此,在她后半生,伊夫琳修女担任许多重要职位,这些职位均需要跨文化、跨宗教及宗教之间的交谈。

另一个她背负的「十字架」,是传教士在偏远地区常遇到的「真正敌人」:虐疾。这不仅造成她身体上的疼痛,还带来抑郁和不舒服。

而后来,医生更告诉她得了癌症,这次她被送回菲律宾接受治疗。磨难压垮了她,而她还没准备好要放弃在加纳的使命!

另一个「十字架」在她生病后一个月很快又出现:她母亲离世。

面对如此多的磨难,修女仍能微笑着说:「失去、痛楚和苦难,让我们变得更美丽。」她期盼再多活十五年,能回非洲继续那蒙召叫从事的工作。她说:「我一面与疾病和丧母之痛作战,一面继续为天主子民服务。」

但一九九零年,她放假逗留菲律宾期间,一场致命的地震造成最少一千六百多人死亡。而这成为了她下一个使命,她没再回到非洲,反而被安排到受地震影响社区的康复中心服务。

经过多年的寻觅,这位修女找到她作为修道人的目标和方向。随着她圣召日渐成熟,她奉派遣去指导那些将出去、请进来,或刚回来的传教人,他们来自不同的修会团体和平信徒传教组织。

修女开办「传教导向课程」。课程上她以个人经验,及多年伴随着她、被她形容为「十字架」的挑战,来激励有志者度修道生活。

跟伊夫琳修女同一修会的伊夫琳·何塞(Evelyn Jose)修女,是修会传教部秘书。她指出,伊夫琳修女作为修会传教士,其工作成为「对教会及其子民的一个纯真爱情的反思」。

何塞修女说:「即使在跟病魔搏斗,她仍交出自己,以各种职能服务和帮助大众。」

伊夫琳修女的故事感动菲律宾许多的传教士,像何塞修女便曾是伊夫琳修女的学生,她说:「她帮助年青人认识跟教会和基督同在的生命意义。」

伊夫琳修女说:「我的使命是作为活的见证,这见证是跟天主无条件的爱同在。任何疾病、苦难都不能阻碍我们活出一个快乐而满全的奉献生活。」

今天,这名八十岁传教士的工作,是每天早上打开修院小圣堂的门。她面带微笑说:「圣堂是你领受第一件和最后一件圣事的地方,对吗?而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