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12月03日 星期日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教史资料 >

保禄的归化

时间:2017-11-29 09:08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教会
公元70年,罗马帝国派出大军,攻陷了圣城耶路撒冷,圣殿全部被毁,同时讲到当时留在圣城和巴勒斯坦的犹太侨民中基督徒的情况,逃亡在外的基督信徒与圣城关系的截断,耶路撒冷的教会,犹太派基督徒,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任务,退出了历史舞台,教会从此便遵循着耶稣“往训万民”的大同主义路线向前迈进。下面来介绍,向普世万民传扬基督福音这伟大艰巨的任务,是如何借着圣保禄宗徒来完成的。
我们一向称圣保禄为外邦人的宗徒,是他,为了基督宗教周游帝国各地,开疆拓土,为教会立下了万世不朽的大功。他原是仇恨基督的人,是什么力量吸引他,使他的思想和作为有如此转变呢?您还记得,斯德望在耶路撒冷殉道的时候,站在旁边自告奋勇为凶手们看守衣服的那个名叫扫禄的青年?他就是以后的圣保禄宗徒。在当时,他对杀死斯德望是深表赞同的。斯德望殉道以后,扫禄曾经巡行各城市乡镇,蹂躏教会,把所有搜查出来的教友,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加以逮捕,解送到耶路撒冷监押起来;又有一次,扫禄从大司祭那里领了文书到大马士革去搜捕教友,大马士革城是当时叙利亚的首府,位于耶路撒冷的北方大约两百二十五公里的地方,那儿有一个犹太商人的重要侨团,从耶路撒冷到大马士革,大概是5、6天的行程。扫禄在这条沙漠上,已经走了几天,他心里满怀着一股奇特的怒火,宗教的狂热和一种焦虑不安,掌握真理的自信心,使他心头充满着辛酸与暴躁的情绪。他刚离开了约旦河上游山谷,走到那遍地枯草的原野,在西边正是那终年积雪,称为山岳之首的赫尔山耸立着,草原渐渐近了,人们已能望到灰色悬篠木,芬芳的玫瑰,摇曳的棕榈和丰饶的果园,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突然间一道奇光从天而降,将扫禄包围起来,他便跌倒在地上,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扫禄,扫禄,你为什么迫害我?”扫禄战栗惊慌,接着又问:“主!你要我作什么?”那声音回答说:“起来!进城去,在那里有人要告诉你,你应当做什么!”扫禄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眼前一片漆黑,他睁着大眼,却什么也看不见,陪他同行的人,惊奇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们虽然也听到了那声音,却分辨不出那声音在说些什么,而扫禄本人呢!那声音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打入他的心坎儿,他明了每一句话的意义,他已完全被征服了!无条件的向基督投诚了。而且从此以后,他终身不忘这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在这之前,他疯狂地摧毁教会,痛恨教友,恨不得把他们杀光灭尽,憎恨基督的道理,视其为梅瑟法律的仇敌。刹那之间,变成了基督的信徒,决心尽力护卫基督的教会,终其一生为传扬祂的圣名而奋斗。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双眼已经瞎了,让他的同伴带领着走进城去,距离城门不远的地方,在所谓的直街上住着一位名叫犹大的人,扫禄就在他家住了三天,不吃也不喝,只在祈祷中等候天主的指示。
当时在大马士革城中,有一位基督信徒,名叫阿纳尼亚,天主指示他说:“阿纳尼亚,你起来,往那条名叫直街的地方,要在犹大家里寻找一个叫扫禄的塔尔索人,他呢!正在祈祷。”阿纳尼亚很惊奇的说:“主!关于这个人,我听了许多人说,他在耶路撒冷时,对你的圣徒行了多少坏事,他在这里还有着从大司祭得来的权柄,要捆绑一切呼号你名字的人。”主却向阿纳尼亚说:“你去吧!因为这个人是我所拣选的器皿,为把我的名字带到外邦人、国王和伊撒尔子民之前,因为我要指示给他,为我的名字他该受多么大的苦。”阿纳尼亚便去到直街,进了那一家,给扫禄覆手说:“扫禄弟兄,在你来的路上发显给你的主,耶稣打发我来,叫你看见,叫你充满圣神。”此时立刻就有像鳞甲一样的东西,从扫禄的眼睛中掉了下来,他便看见,遂起来领了洗。在往大马士革的路上,保禄被天上神光掷在地上,他被耶稣基督给击败了,他原本是为执行迫害教会的计划,看来是完全失败了,但是就在这样的失败当中,他找到了心灵的满足。保禄宗徒归化的故事,实在是太动人了,新约的人物,除了耶稣以外,最为生动活泼的、轮廓最完整、我们认识得最为清楚的,便是保禄了。他所遭遇的难题,也就是我们经常遇到的那些个难题,他说的每一句话,透露着一种亲切的情意,这种亲切的情意,只有像保禄那样的出生入死、百折不挠的英雄性的基督的斗士,才能表得如此淋漓尽致。
这位被基督拣选,把福音传到外邦去的器皿,太约在公元二年到三年之间,出生于罗马帝国时代的小亚细亚,西里西雅省的首府塔尔索城。塔尔索城当时商业繁盛、文化发达,是当时学术思想中心,也是一个风俗相当奢靡的城市。塔尔索位于托鲁斯臼德那斯河出口的地方,它是连结欧亚交通的桥梁,陆路可以通到叙利亚、巴勒斯坦及小亚细亚各省,水路可通地中海沿岸各港口,它也同其他希腊化的城市一样,是一个国际性的都市。城中居民多数是希腊人。犹太人移民到这儿的,数目也相当的可观,这些犹太人,如同在别地的一样,也组成桥民团体,但并不与当地的其他民族隔绝,他们也参加当地的地方行政和公共事业,扫禄便是在这种环境中出生长大的犹太青年,相信扫禄的父母原籍是巴勒斯坦北祁的吉斯加拉。公元前四年,万拉斯残酷地镇压了加里肋亚的变乱后,下令将犹太人强制迁移他处,扫禄的父母就是在这个时候,被放逐到西里西亚。扫禄从小在希腊地区成长,依血统而论,他确实是希伯来人,他受割损礼的时候,依照他的本族,也就是本雅明支派第一位以色列国王撒乌尔的名字,取名为扫禄,依当时犹太侨民的习惯,他们和非犹太人来往时,往往改用希腊文读法来叫白己的名字,这样扫禄这个名字,便读成保禄。在他出生时,他的家庭已经经商致富,属于当地的贵族阶级,同时也取得了罗马的公民权。扫禄享有罗马公民权,对于他日后的传教工作来说,是很重要的。在当时,公民权是一种特权,罗马当局非常重视,不肯随便把这种权利给予它的被保护者或居民,这种权利有时候也能颁给整个城市,但得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若得到了公民权,就可以享有罗马法上的一切权利,被选任各种官职,并享有司法上的特别保障,对于任何科刑的判决,可以随时向皇帝上诉。因此呢,一个犹太人,如果得到公民权,他的地位便和一般犹太人不一样,而且也不再受犹太法院的管辖。在宗徒大事录上,保禄曾经使用过这种特权。保禄传教的时候,公民权曾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保禄认为当时的罗马帝国,还不能算是一种难以容忍的,一味压迫着人民,而是一种具体的权力,坚强的组织。对于这个组织,人民是应该效忠的,而且,人们也利用罗马帝国来实行天主的计划。保禄的父母很早就把他送到塔尔索的犹太人学校,开始举习诵读希伯来文、圣经和希腊文,长大后他也学会了编织帆布的手艺。按当时犹太人的风气,人人都应该会一种手艺,连最富有的人也不例外,既使是博学之士也以学得一技之长为荣。保禄所学的是西里西雅的特殊技术,用羊毛织成一种坚厚的布,用来做帐篷或斗篷。保禄在纯粹的犹太人环境中长,他是一个百分之百忠实的犹太教徒,他家世代都是法利赛派。到了15、16岁,父母就送他回耶路撒冷,拜在贾玛列尔门下研究经书。贾玛列尔是当时最伟大的法利赛经师,素以开明慷慨出名。在那几年内,保禄并未能立即学得老师的那种旷达胸怀大度的胸怀。犹太人的教育,全都是宗教性的,无论修身、法律和历史,都以圣经“旧约”为根据,保禄不久便成了一位标准的法利赛人,对梅瑟的法律及法利赛所增加的繁文缛节,都忠实的信守不渝。他立志巡行各处,使人信奉唯一的真神,但对不肯信服他的,未免过分的刚直,决不迁就妥协,他在这段时间,学会了一套纤巧的辩证方法,是关于人类本性、生死、罪恶问题的一些概念,皈依了基督以后,他把旧有的知识,详细的加以甄别,把不正确的部分剔除,留下正确的部分。可能在他24、25岁时,保禄便出外旅行去,他一生从未见过耶稣,耶稣受难,他也不在耶路撒冷,当他回到耶路撒冷时,看见新兴的基督教会已经很活跃,当斯德望被大司祭逮捕保禄便以狂热的心情参加了公审斯德望的大会,并且亲身参加执刑,从此他便自信受命于天,使他去扑灭纳匝肋的耶稣所创立的新教会,摆出了他法利赛派最残酷的姿态,天主也就在这时以奇迹制服了他。
耶稣在大马士革显现给扫禄,大概是在公元36年到37年之间的事,不过他到了公元45或46年才开始大规模的传教工作。他领洗以后,在大马士革留了几天,借机会安慰鼓励大马士革的教友,并给基督作征。他巡回城内各会堂,向犹太人声明耶稣的确是天主圣子,是默西亚,并且作证说:“祂由死中复活,我亲眼看见了祂,亲耳听见了祂向我讲话。”这种改变实在使犹太人万分的惊愕。这时候的保禄,觉得有暂时避开尘嚣的必要,他需要祈祷和反省,渴望静修同天主单独在一齐,也愿意借着从大马士革所得到的光照,重新去研究圣经。保禄于是离开了大马士革,去了附近的阿拉伯的旷野。在阿拉伯隐居了两年,努力设法调和旧时的自我与经过心灵改造皈依基督后的新我。公元39年,保禄又回到大马士革,重新开始在会堂里宣扬耶稣基督,众人都觉得奇怪,大家都说:“这个人不是在耶撒冷迫害信仰耶稣的教徒吗?他不是到这儿里来抓捕这个教派的人吗?” 反对他的人既不能反驳他的理论,于是犹太人布置埋伏,准备逮捕背叛了犹太教的保禄,还串通了本城的官府把城门关闭守,派人在城门口把守,防止他逃脱。保禄赖着信友们的帮助,藏身在篮子里从窗口沿着城墙坠下,逃出城去。到耶路撒冷,想要见宗徒们,同他们建立亲密的关系,但是,耶路撒冷的信徒对他仍抱着怀疑的态度,不和他来往,直到巴尔纳伯挺身而出,替他担保。巴尔纳伯在初期教会中很有权威,他原籍塞浦路斯,可能早就认识保禄。有了巴尔纳伯的担保,大家才肯信任他,把他留下来,于是保禄在耶路撒冷与宗徒们一同来往。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