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12月04日 星期一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教史资料 >

宗徒时代:耶路撒冷会议的召开

时间:2017-12-04 08:59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教会
保禄、巴尔纳伯第一次展开远方传教的行程,回到叙利亚的安底约基亚,在那儿因为犹太化的基督徒主张外方归正的基督徒也应该行割损礼,否则便不能得救,这事和保禄与巴尔纳 起了争论,安底约基亚的教会当局派保禄、巴尔纳伯、弟铎和另外的一些人到耶撒冷去请问宗徒及那里的长老,请他们来裁决这些问题。公元49年,保禄等人便向耶路撒冷出发。各位听友,今天,不妨让我们一起坐在耶路撒会议现场的旁听席上,来旁听这次会议的召开。
其实发动召开这次会议的,不是别人,就是保禄他自己。因为保禄一开始传教的任务,就遭遇到这个决定性的问题,而且也须要在教会内作一个决定性的解决,并且决定整个初期教会的发展方向。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似乎只是希腊化教友与犹太化教友之间关系应如何调整,但若是把眼光放大、放远来,那便是教会的组织究竟应采用狭隘的犹太教化的形式呢,或是应选择耶稣所揭示大同主义的形式呢?从保禄皈依为基督徒开始,这个问题就已摆在他面前,他的导师巴尔纳伯奉派到安底约基亚,也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保禄第一次到耶路撒冷时,就曾经目睹这两派之间的争执,所以他对这两派主张的利害得失,知道得很清楚,由他提出来做一个抉择,正是最合适的人选。以保禄的出身,保禄从小所受的教育来说,他是百分之百的犹太人,他精通经书,而且笃行实践,对梅瑟的法律,也有深刻的研究,可以说是一位标准的经师。他与以色列文化有这样的根深蒂固的渊源,他常以自己挤身于选民之列,系出亚巴郎,隶属本雅明支派而引以为荣,他一再强调:“我是希伯来人,我极度虔诚地遵守我祖先的传统,就法律正义而言,我是无可指摘的。”他同族的兄弟尽管仇视他,他始终热爱他们。他一再的声明以色列人有义人的身份,有荣耀、圣约、法律、敬主的仪式和恩许。可是我们也知道,身为犹太人的保禄,他生在塔尔索,而塔尔索早已接受西方文化,保禄从小耳濡目染,思想开通,他的老师贾马列尔又素以开明著称,所以保禄便能尽量利用犹太教固有的宝贵传统,发扬光大来配合大同主义的潮流。保禄既要求召开会议,就是要教会面对这个重要的问题,作一个原则性的决定。您一定还记得,在过去,保禄曾破例特准百夫长科尔乃略领洗进教,教会到了必须将采取决定,将教会的门户对外邦人正式全面的开放的时候。犹太人皈依基督的教会后,如果自愿继续遵守梅瑟法律的仪式,施行割损,自可听其自由,但是对于归依基督的外邦人,不可强迫他们先经过加入犹太教的繁文缛节,使得许多人望而却步,何况法律已经由耶稣基督予以完成了,若再斤斤计较死守法律条文,显然是本末倒置了。而当时教会各领袖共聚一堂,会商教会事务,巴尔纳伯和保禄代表外邦教友,雅各伯和他身边儿的长老们代表耶路撒冷的教会,各人的意见尽管不同,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相同的,他们绝对效忠基督的教训,维护教会的利益作为基本目标,伯多禄要大家注意的是,所有的人都是耶稣基督的恩宠才能得救,不可再把梅瑟法律的重担,加在由外教皈依的教友们身上。而雅各伯则提出了一种过渡的办法,那就是已经准许外邦人不受割损的成命固然不当收回,但犹太教友和外邦教友之间的关系,既然已越来越密切,那么便该议定一种办法,以免那些仍然愿意完全遵守梅瑟法律的教友们内心的不安,所以外邦教友固然没有遵守梅瑟法律的责任,但是他们仍然应当戒避偶像的玷污和奸淫、戒食已死的动物和血,免得使犹太人起反感,而不愿意同他们接触交往。他们一致的通过了雅各伯的提议,也拟定了第一道宗座通谕,通谕的程式也标明是在圣神的指导之下写的,也就是:“圣神和我们决定不再加给你们什么重担,除了这九项重要的,也就是戒食祭邪神的肉和血,以及窒息之物,和戒避奸淫。”耶路撒冷还派了犹达和息拉两个人,负责去安底约基亚传达这道谕旨。由外教而归化的教友听到谕文,才大大的舒了一口气,从此总算获得了正式的保障。割损和梅瑟的法律及惯例对教友已失去了约束的能力,而爱德也从此复燃,教会的统一也由此奠定。这实在是一个划时代的会议,基督的教会,正式摆脱了犹太教,完全独立成为一个新的教会,从此不分种族、不分国籍,对人类一视同仁,也没有任何文明或野蛮的分别,称得起是名符其实的公教会。
耶路撒冷的谕文,虽然对犹太人应当抱持怎么样的态度,虽然只字未提,但是,根据谕文的结论,犹太人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去遵守梅瑟的法律了,何况伯多禄来到安底约基亚的作风,也和保禄、巴尔纳伯一样,和由外教皈依基督的信友们来往,而且一起吃饭,丝毫没有顾忌。 不料从耶路撒冷雅各伯那儿的教友,来到安底约基亚後,伯多禄为了避免他们的责怪,却一反初来时的常态,不再敢同外邦教友同桌共吃饭了,甚至巴尔纳伯和其他在安底约基亚的犹太教,也都学起伯多禄的样子。保禄看在眼里,觉得事态严重,伯多禄的前后行为不一致,虽然与基本教义无关,但实在与领袖的身份不合,有当面澄清的必要,于是不惜公开指责他说:“你既是犹太人,你还按照外邦人的方式而不按照犹太人的方式生活,你怎敢强迫外邦人犹太化呢?”伯多禄谦虚的接受了保禄出自善意的谏言。不过问题并没有解决,于是安底约基亚的教会派人到耶路撒冷去请教,那时伯多禄大约已经不在耶路撒冷了,因此雅各伯负责召开会议,并且用信件的方式,把会议中有关饮食的决定传达给安底约基亚、叙利亚,还有基里基亚的教会,这封信从耶路撒冷发出,保禄和巴尔纳伯还在安底约基亚,但是他们在还没有看到信件以前就离开了安底约基亚,开始了他第二次旅行传教的行程。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