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8年02月12日 星期一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教史资料 >

非教难时期的危机

时间:2018-02-09 15:37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教会
君士坦丁大帝与教会合作,推行国家基督化的政策,对于教会而言,在某种程度上固然是有利的,但是呢,凡可有利,也必有其弊,因政府和教会的关系过于的密切,纠缠不清,发生了许多很微妙的问题。君士坦丁推展教会事务虽然很热心,但是,他最关心的仍然还是国家的政治利益,所以呢,他的一切措施,都以国家的利益为出发点,他给了神职人员许多特权,但他也采取种种办法阻止官吏出家去修道,以免影响公务,他反对异端和裂教,却不是为了保卫信仰,而只是基于政治的理由,用以维持国家的统一和公共的秩序。耶稣基督曾经说过:“凯撒的归凯撒,天主的归天主。”把国家和教会之间的范围划分得很清楚,一旦凯撒以天主的在世代表自居的时候,事情可就难办了。从君士坦丁开始,在整个的中古时代,这个问题,一直不断的引起争论,历史上多少政府以服务教会为名,实际上是在利用教会为自己服务,君士坦丁就曾经在一次教会事务的会议中,对出席主教们说过这麽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们是教会里面的主教,而我呢,则是额外的教会外面的主教。”意思是说,他自信负有向尚未皈依的百姓宣传福音,使他们归依圣教会。可惜,他也认为自己是天主代表,因而常想过问有关教义的问题,出面干涉那只有教宗和主教才有权决定的教会事务。这种观念显然是错误的,而且含有很大的危险性,帝王若以这种护教者的姿态,出面干涉教会事务的时候,将使得刚脱离教难危险的教会,又将陷入另一种隶属于政治权下的危险和威胁。
这种威胁和危机,教会也未尝不知道,最初,少数神职人员还有充份认识事实的真相,不过,绝大多数的教会人士,尤其是主教们,都将教会职权的范围与皇帝的政治性职权的范围画分得很清楚,反对皇帝干涉宗教事务,一直到君士坦丁去逝后,这种反抗就愈趋强烈了。
公元303年的5月,东方的拜占庭新都举行建都典礼,古老的罗马帝国,有了一个新的首都,新的首都一成立,罗马帝国事实上呢,已分成为两个部份,拜占庭与拉丁文化脱离了关系,成为希腊文化的中心。对教会来说,君士坦丁建立新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教会的中心继续在罗马,可以自由活动,不致受到皇帝过分的干涉。
公元333年,君士坦丁似乎有一种预感,知道自己在世的时间不会太久,就将帝国分成三部分,分给三个儿子分别管理,他的两个侄子也各分得一部份领域。公元337年波斯入侵,君士坦丁亲自指挥,波斯王自知不敌,撤军求和,和约签订后,君士坦丁凯旋还都,欢庆复活佳节,不久他就罹患重病。到了圣神降临节,他要求脱下皇袍,穿上领洗者的白袍,在欧瑟伯主教的手中,领受了洗礼。不久,就去逝了。
君士坦丁大帝在公元337年的圣神降临节时,临终受洗,以皇帝之尊成为天主家中的一员。回顾整个罗马帝国的历史,君士坦丁在位的那段日子,他重振了帝国的声威,但也令人兴起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叹。君士坦丁死后,他的三个儿子将帝国分裂为三,两个侄儿也分得了一部份的领域,公元350年君士坦丁二世在其他的两位兄弟死后,成了独一无二的总皇,虽然他是教友,但他却给教会招来了许多麻烦,因为他以君王之尊误以异端为正统教义,弄巧成拙,袒护了亚略派异端,其严重的程度,几乎造成教会的分裂,稍后呢,我再为你说明其中的原因。
君士坦丁的继承人中,有一个侄子名叫朱力亚的叛徒,他想开倒车,想恢复外教主义。他从小虽然受过圣教会的教育,但是,他的老师却是亚略派的异端份子,教给朱力亚的要理干枯而又残缺不全。在他心里起不了作用,反而对希腊的文哲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内心也放弃了耶稣基督。公元361年,君士坦丁二世去逝后,朱力亚独霸帝国达30年之久。于是他便放下假面具公开叛教,以罗马皇帝之尊,重新成了外教人,他还笃信是上天召叫他来复兴已濒临消灭的异教,所以,已经被抛弃了的偶像啦、庙宇啦,又重开放了,杀牛宰羊的祭献和占卜问卦又盛行起来,他还恢复了古罗马帝国崇拜外教之神的礼节,他还想把新的思想加入异教中,于是他就采用了他所憎恨的天主教道德价值来感动异教司祭,他要求这些异教司祭也能像天主教的神职人员一样,成为祈祷的人,成为他所想出来的新宗教传教士,成为肯苦行而有爱德的人,结果呢,却是徒劳而无益。这些异教司祭们对他的要求感到很大的惊讶!尤其是对贞洁和禁欲的要求,因为他们所关心的,只是他们光荣的地位和特权而已。
朱力亚更命令天主教归还改建而原本属于异教的庙宇,已经毁灭的再重建起来。朱力亚本人虽然不预期发生流血的教难,但在外教民众的推动下,有不少的暴动发生了,也有教友被处以死刑,朱力亚特别开始了间接迫害的方式,我们许多现代的政府竟也依法照做。教友们丧失了获得公职的希望,一切的职位又都给了外教人,军人与官吏,天主教徒都没份儿,还剥夺了教友们和一般民众一样,所应享的普通权利。在当时帝国境内,教育一向是完全自由的,国家从未干涉过,朱力亚是第一个对这问题立下法律,禁止教友担任教师教授文法与古典文学的人。在当时,整个文化及教育的内容,是从攻读古典文学而获得的,文学呢,又是为获得一切公职所必需的,教友老师本身虽然看轻可笑的异教神祇,但却知道如何来欣赏古典文学的美,并且,从古代文学的躯干的荆棘丛中摘取高贵的玫瑰,朱力亚不准教友老师教授文学的职位和机会,就等于是对教友家庭的孩子们,关闭了接近上等社会之门,而把他降为次等国民。
所幸的是,这场暴风雨,只经过了两年,随着朱力亚的东征波斯,身受重伤阵亡而结束。相传他曾在受伤后知道会死而仰天大喊说:“加里肋亚人,你已经胜利了。”他是否真的这样大喊过呢?这并不重要,事实上想想,恢复古老的罗马异教,真的是随着朱力亚的死一起寿终正寝了。罗马帝国的衰微,随着朱力亚的继承人而更形尖锐了,皇帝们屡次彼此交战,你篡我夺,造反不断,大多数都落得悲惨的结局,就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下,北方蛮族逐渐侵入了帝国的境内。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