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8年02月17日 星期六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教史资料 >

第四世纪教会对社会的影响

时间:2018-02-12 09:49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教会
公元第四世纪,教友到罗马、巴勒期坦去朝圣的风气;对圣人圣女的遗骸举行敬礼的由来;也向各位介绍了古代隐修院制度的形成和传布发展的情形;还介绍了隐修院的修士们对教会以及欧洲文化上的贡献。下面要介绍教会对当时社会的影响与改革的情形。
第四世纪的罗马社会,和第三世纪一样,一直在走下坡。罗马人知道得很清楚,经济危机一天比一天加深,通货膨胀、黑市猖獗、农村欠收、物质缺乏、政府被迫征收重税来维持帝国的开友,因为币值的不稳定,以实物来作为科税的单位,收税员的人数竟然是超过纳税人,官吏贪污敲诈、鱼肉百姓、古老的罗马社会,已注定要被淘汰了,它的地位逐渐的将被教会取而代之了。教友的谦逊,打破了许多障碍,耶稣基督信徒的标志——互爱和宽仁,终于逐渐熏陶感染了这个社会,软化了这个古老社会的残酷无情,改造了罗马社会。
教会改造社会的行动,发生两个后果,第一:教会采取种种办法,设立种种福利机构,负起改造社会任务。第二呢,教会对外教社会发生移风易俗的作用。群众在教会的号召下,社会公平的原则开始受到尊重,教会对社会的不公正绝不袖手旁观,绝不消极的把别人的苦难认为是命运,全力的消除社会不公正的现象,为的是促进群众的幸福。
为了实现这些理想,于是成立了救助各种患难的机构,不停的创建招待所,用来收容从其他地方到罗马或圣地朝圣的朝圣者、旅客、和无家可归的贫穷人。除了招待所之外,还创办医院、残障院、孤儿院、养老院。这些机构,通常都设在主教住宅的附近,以便就近照顾和管理。至于维持这些机构的经费,则是仰赖教友们的慷慨解囊。这些机构中最有名的是凯撒肋雅主教,圣巴西略所建立的疗养城,他把所有仁爱救济的机构聚集在一起,像招待所啦、收容院啦、医院啦、更特别的他还设立了为传染病,尤其是为痲疯病所建立的隔离病房、还附设食粮和衣服的工作坊、乞丐也能在那儿学习到一种手艺,好能在社会上重新立足。
圣教会在改良社会不良风俗上所担任的角色,最动人的例子,就是改革了养成罗马人的怠惰、嗜好血腥和荒淫的竞技场、露天戏场上所举行的那些游戏。主教神长们对这种道德上畸形偏差,经常的表示抗议,但为革除民众喜爱观看这类游戏,只靠抗议是没有用的,为了达成改革,德来马竹斯修士壮烈的牺牲了。公元400年左右,他从东方来到罗马,跳入游戏场中,来到决斗者的中间,把他们分开,他被愤怒的群众用乱石砸死了,终于使得皇帝下达命令禁止了剑客们和角力斗者人与人,以及赛车者之间的决斗,而改以野兽来代替的比斗。到公元600年左右,连这些残忍的游戏也全取消了。
古罗马社会最严重的问题,是奴隶制度,整个经济制度的架构是建立在奴隶制度上,我就以圣保禄宗徒在致迦拉达人书第三章第26到29节、第四章第8到9节上所说的:“不再分犹太人或希腊人,再没有奴隶、也没有自由人的等级之分了,因为众人在耶稣基督内,已成了一个。唯一的真正的奴隶,便是罪恶的奴隶,基督亲自来解除了我们的枷锁,奴隶一旦得了天主儿女的生命,便就获得了自由,他固然该忠信事奉主人,但主人应待他如同兄弟一般。”圣保禄宗徒致费肋孟书第8节到第17节中所述说的事,很清楚的指出这些原则的应用。费肋孟的一个奴隶,名叫熬乃息摩逃到圣保禄那儿去避难,保禄感化了他,还给他付了洗,并且还把他送还给他的主人费肋孟,要求主人接受他,不再当他是奴隶,而应当待他如同一位亲爱的弟兄,甚至如同保禄自己,他不愿出命,而只是请求费肋孟恢复熬乃息摩这名奴隶的自由。
圣教会对奴隶问题的态度和立场,在圣保禄宗徒的这封书信中,早已明白的说清楚了,教会并不号召奴隶叛乱,圣教会用出奇的明智,避免一切能扰乱社会安宁的事,圣教会的行动纯粹是精神和道德的,圣教会对奴隶问题的态度和立场足以证明:“取消自由人与奴隶之间的一切区别和不平等,尊重人性的社会才能够存在,对许多来投奔圣教会的奴隶,圣教会招待他们、归化他们,并为他们授洗,教会对奴隶和对自由人,一样的施行圣事,降福他们的婚配,准他们埋葬在同样的墓园,奴隶也能被祝圣为司铎,例如圣加里斯多教宗,原本就是奴隶。当主人和奴隶参加了同一台弥撒的时候,彼此也交换平安的亲吻,一起到祭台前去领圣体。主人不可再轻蔑地对待他的奴隶。还该听从主教的劝告,使奴隶先学会一种技艺,然后让他们自由。”有许多教友主人,不但给他们的奴隶自由,而且,还用自己的财产去赎回被回教徒掳走的俘虏,当时有许多罗贵族出身的贵妇们,他们忘了自己的地位,抛弃了自己的财产,把她们的住宅改为隐修院,甘受贫穷,去做在“痛苦中”的女仆。让我们再给各位举个实际的例子。圣妇美拉妮的生平历史,可以说是第四世纪末期,教友仁爱表现的榜样,现在我就来将她一生实行仁爱德行的表现,向您作个简单的介绍。
圣妇美拉妮,她出生于公元383年,死于公元439年,她是帝皇宗亲好几个爵位的继承人,许多遗产聚在一齐,在义大利、非洲、西班牙、法国和大不列颠岛上都有她继承而来的广大领土,这位独生女,可以说是豪富而美丽的女孩,她只有一个愿望和理想,那就是去追随她祖母的榜样来生活。原来她的祖母,在自己丈夫死了以后,就舍弃财产的继承远赴巴勒斯坦的白冷城,效法耶稣基督的贫穷,度着纯朴简陋的独居生活。然而在美拉妮14岁的时候,被迫下嫁给她的表哥比尼亚奴,新郎也是广大产业的继承人,她同意结婚,但是附有这样的一个条件,当他们生下两个孩以后呢,两个将如同兄味一样的生活。可是,他们生下的两个孩子,年幼时就先后夭折了。这对年青的夫妇就变卖了他们的大宗财产,富丽当煌的大厦、田地、事业、艺术品、价值连城的珠宝,换来了无数的金圆堆积着,闪耀发光,夫妇俩看了也不免心动,但他们都大把大把的分散出去,建立了医院、招待所、孤儿院、圣堂、隐修院,他们收养了大批贫困百姓和逃难者,也替无法偿债的奴隶还债,八千名的奴隶,释放的释放,到婚嫁年龄的替他们完婚,在两年内都办完,他们夫妇两人反倒成了穷人,便在他们所创建的修院中,分头做了修士、修女,甘心做任何劳役性的工作,为别人服务、侍候需要他们服务的人。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