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8年04月05日 星期四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教史资料 >

教宗权威的形成

时间:2018-03-21 10:44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教会
让我们来谈一谈“教宗权威的形成”。从第五世纪中叶的教宗利奥一世,到第六世纪末的大额我略一世,共有教宗十八位,大多数是庸碌之徒,没有特别的表现。罗马首先受到蛮族军阀的专政,继而被东哥德王所控制,最后是查士丁尼的征服,这些,都没有给罗马教宗带来伸张政治权力的机会,直到伦巴人的入侵义大利,才使教宗在行政权力上有了抬头的可能,逐渐的树立权威。
教宗的权威进展虽然缓慢,但却不停地在增强,这是任何人为的制度内所未曾有的。伯多禄和他的继位者的权威,正如埋在地里的一粒种子,起初无声无息好像死了,但过不久长出了幼芽,逐渐长大,分枝繁盛,竟而成了能够抵抗风暴的树。教外民族归化,亚略异端的消灭,都助长了教宗的影响力。拜占庭皇帝们的信仰经常摇摆不定,不但曾多次袒护异端,甚至还对教宗施加压力,这么一来,反倒使是西方的教宗的异端了,何况罗马帝国的首都罗马,在被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侵夺权力以前,早已光茫四射,及至成了教宗的驻驿之地以后,拥有宗徒之长伯多禄以及圣保禄宗徒的遗骸,获得了更肯定的威望,遂逐渐成为教会最高神权的中心。下面就年代先后从18位教宗当中选出较有贡献、享有声望的几位教宗的事迹,向您一一的作介绍,从他们的事迹,您不难看出教宗权威的进展。
第一位要介绍的是,在公元440到460年担任教宗的圣利奥一世教宗。他的伟大人格,是第五世纪中最显著的,前面提到过,他挺身迎拒匈奴王阿提拉的大无畏精神,这不过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插曲而已,他已把他的全部生命献身于公益,不只是罗马城和义大利的利益,而是整个教会的利益。教宗圣利奥一世,具有高度的智慧,他的治绩也达到了前无古人的高峰,他的思想言谈作风,都有领袖的气派,他最注意的,就是使圣伯多禄座位四周的教友保持合一,他对争取宗徒之长伯多禄的继位者的权力,和保持从宗徒们所接受并传授的信仰,不遗余力,他的权威,特别在争辩基督耶稣的降生奥迹时,更发挥了效能,那也是当时震撼了东方教会的一场最激烈的争辩。公元451年在加塞道尼亚所召集的大公会,所幸,赖他得以正式确定了降生奥迹的信条,圣利奥一世教宗,事先曾给群士坦丁堡的主教寄去一封亲笔信函,将圣教会的这端道理,作了清楚明确阐述,等到这封教宗的亲笔信函,在大公会议上宣读公布后,全体与会的六百多位主教一致的公认:“这是宗们传下来的信仰,也是我们的一致信仰,是伯多禄在借着利奥的口发言了。”可见,出席大公会议的主教,都承认教宗是以“伯多禄的继承者”的名义为正道的最高监护人。圣利奥一世教宗还是一位出色的作家,他有许多讲解圣经的言论,以及相关道理的信札留传到现在,为他获得了教会圣师的尊衔。
第二位值得一提的是,在490到496年担任教宗的杰来西一世。他在一封《致皇帝亚纳斯大西乌斯一世》的书信中,指出了一条政治和宗教关系的路线,通称为“杰来西说”或是称之为“双权说”,它和“神权至上说”、“政权至上说”同为中古政教关系的三大学说。教宗杰来西清楚划分出,教会和国家的权力义务的权限范围。“神权”在引导人修德成圣,是属于精神的、灵界的。“政权”则是在维持人际关系、社会秩序、追求现世幸福,是属于物质的、外界的。教会与国家各在自己的范围内,是独立的、绝对的,不应受外力的干涉。杰来西主张“政教分权,各有所守,互相合作,以达到人类现世和来生的全协调。”杰来西的“政教分权说”,在理论上固然是无可争论,但是在具体的实务上,都产生了许多纠纷,因为在中古的政教情形下,何者属灵界,何者属外界,无法清楚的划分,政教双方虽然都尊重杰来西的说法,但是,各自立场有异,观点不同,冲突也就难免了,有关政教冲突的情形,以后再说。
伦巴人入侵义大利后,拜占庭的皇帝鞭长莫及,而驻驿在拉温那的皇帝的代表更是朝不保夕,自顾不暇。因此,罗马教宗就实际的负起了保卫罗马、抗拒伦巴人的责任了,也无形中成了罗马和义大利的政治领袖。正当这时,教会又出了一位不平凡的教宗,他是额我略一世,后人也称他为“伟大的额我略”。他在590年到599年期间,担任教宗的职务,在599年,他和伦巴人缔结了一项为时30年的长期和约,为义大利带来了难得的和平。后来,伦巴人再度发动战争,罗马教宗深深知道拜占庭之不可恃,乃决定采取新政策。第八世纪中叶,“法兰克王国”干涉义大利的政治,以及“教皇国”的诞生,就是这个新政策的后果。总之,伦巴人的侵略,固然给义大利带来极大的社会混乱,但是呢,也促成了罗马教宗与拜占庭之间的臣属关系,而成为义大利的一个政治力量。圣额我略一世,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伟大教宗,他不仅对罗马教宗政权的发展有极大的贡献,对教会内部组织的健全和文化的传扬,也有不可抹灭的贡献。有很多的历史学家称他是“中古的始祖”、是一个划时代的人物。额我略出身罗马贵族家庭,从先人那儿承继了统治的天才,他曾在罗马政府中担任过要职时,就已发挥了他的才华,担任罗马总督时,政绩可观,后来跟随了天主的召叫,进入隐修院修道,愿意以祈祷、读书终其一生,他把在罗马的一所家宅变作了隐修院,另外,还用他的财产先后建立了六座隐修院。不久,就被教宗柏拉济乌斯任命为罗马教区总辅祭,管理教会财务。伦巴人入侵时,也曾代表教宗柏拉济乌斯出使君士坦丁堡,要求东方的军事援助,他的使命并没有达成,因为皇帝毛利斯正忙于和波斯周旋,无兼顾西方。额我略出使君士坦丁堡期间,使他对政府的组织有了深切的认识,所以,后来能够从事教会行政的改革。他对君士坦丁堡产生了极度的反感,促使他日后采取脱离拜占庭而独立的政策。公元590年,额我略被推选为教宗。身为教宗,面临义大利当时的情形,一方面要领导义大利抗拒伦巴人,一方面要改组罗马政府。在名义上,罗马承认君士坦丁堡的统治权,实际上,则已是完全独立的城邦,后来,历史上所谓的“教皇国”,可以说是肇端于这时候。额我略教宗既然毅然决然挑起了,帝国首长无能为力所拒绝接受的重担,教宗和伦巴人交涉签定和终休战30年,他从蛮族中赎回了战俘,负责供应食粮,保卫百姓,还鼓励百姓们振作起来,重新建立家园。在罗马城以外,教会在义大利已经拥有广大的土地,或来自捐献、或来自遗产的捐赠,构成了所谓的“伯多禄的遗产”。随着土地而来的巨款的收入,就成为维持教会慈善事业的经费。这位当初抛弃世俗而退居隐修院,并且,终身对隐修院怀着思乡病的教宗,虽然健康情形不佳,却未能减低来自他内心的那股活力。每个主日讲道、也不停地以天主的仆人发出信函、进谏的人、还不遣余力从事著述的工作。他着有《劝言》和《牧灵》手册,也被称为是西方四大教父之一,同时还敢于批评、改革教会和当时神职界的许多流弊、还重新整理教会的礼议,把古代的礼仪歌曲搜集整理,使之成为天主教专用的格调,一直沿用到今天。他还在596年派40位修士到英国去传教,在他生命的末刻辗转于病榻上,仍然关怀者教会的大小事情,他听说有一位主教正感受了风寒,他连忙把一件大毛氅派人送去!他在公元604年去逝,后世尊称他为“伟大的教宗”实在是当之无愧。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