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历: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天主教宁夏教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下六个栏目 > 灵修天地 >

心灵的皈依

时间:2017-11-10 10:43来源:教会网 作者:卢云神父
内容提要:一、爱的灵魂 
    我虽然很清楚,自己在十年前是怎么也料想不到今天会做什么,可是却还是一意地执迷在自己的幻觉里,以为我才是自己生命的主宰。我喜欢做决定,自己需要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想完成什么事,还有别人对我的看法。就在自己忙着调度一切时,也就忽略了内心圣神的轻柔运作,他所指引给我的方向和我自选的方向往往有极大的区别。

一、爱的灵魂

    我虽然很清楚,自己在十年前是怎么也料想不到今天会做什么,可是却还是一意地执迷在自己的幻觉里,以为我才是自己生命的主宰。我喜欢做决定,自己需要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想完成什么事,还有别人对我的看法。就在自己忙着调度一切时,也就忽略了内心圣神的轻柔运作,他所指引给我的方向和我自选的方向往往有极大的区别。 

    要体会到心内圣神的运作,要先做到独处时绝对地宁静。天主不叫、不嚷、也不推。圣神轻柔温和得像一缕微风、一丝轻响。祂是爱的灵魂。或许我们还不能完全领会,圣神实际上就是爱的灵魂,永远领着我们进入更深的爱中。或许我们仍不信任圣神,害怕祂会领我们走向没有自由的地方。或许我们仍然视圣神为敌人,祂想占取我们的便宜,对我们是不利的。 

    但是天主是爱,只是爱,而圣神就是爱的灵魂,祂想要满足我们内心最深的渴望。往往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最深的渴望是什么。我们很容易陷在贪欲和愤怒的泥泞里,误让它们替我们决定想要的是什么。 

    爱的灵魂告诉我们:“你们还想做自己生命的主宰吗?放掉这个念头吧,别害怕,让我来领你度过人生,你内必的渴望将得到满足。” 

二、转个身

   “先把你们的心放在天主的国上……这一切都会给你们,”耶稣的这些话非常恰当地表达了我们该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该把心放在天主的国上。那王国并不是我们一心向往的某个遥远的地方,也不是死后的生命,或是某个理想境界。不,天主的国是一种自由,是我们真正渴望的自由,是圣神在我们内灵活运作而产生的自由。

    那么,主要的问题在于:当我们的心被许多俗务盘据时,要怎样才能把注意力转向天主的国呢?不可讳言的,这须要一种心灵的彻底转变。这转变能让我们跳出旧有的存在巢臼,以天主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 

    我曾经看守一出哑剧,舞台上空无一物,默剧的男主角努力地想打开想像中三扇门中的一扇门。他左右扭转门把,使劲推拉,可是一扇门也打不开。然后他以脚踢门,门还是打不开。最后,他只得以全身的力量冲撞门,可是仍然无法破门而出。

    那是一幕荒谬可笑的哑剧,因为男主角全神贯注在三扇门上,完全忽略了那房间根本没有墙,他只要转个身看看,就可以轻松地走出那个囹圄了。 

    这就是皈依的意思。是一个大转身让我们发现自己并未身陷囹圄。从天主的角度来看,我们往往就像那哑剧中的主角,汲汲营营地想打开那些锁住他的门。我们忧虑许多事,甚至还因忧虑伤害到自己。天主说:“转个身,把你的心放在我的国上。我会把你所要的自由给你。” 

三、来自天上的答复

    耶稣很少正面回答人们的问题,这是件颇耐人寻味的事。当雅各伯和若望的母亲请求耶稣,让她的两个儿子在天主的王国内分坐左右时,耶稣回答说:“你们能饮我将要饮的爵吗?”(玛20:22)当撒杜塞人问他,那曾有过七个丈夫的妇女,在复活时将是七人中哪一个的妻子时,他说:“在复活的时候,也不娶也不嫁,好像在天上的天使一样。”(玛22:30)当宗徒们问他:“主,是此时要给以色列复兴国家吗?”他回答说:“父以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和日期,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但当圣神降临于你们身上时,你们将充满圣神的德能……并直到地极,为我作证人。”(宗1:7-8) 

    这意味着什么呢?耶稣以神界的观点来回答尘世的问题。雅各伯和若望的母亲所考虑的是她儿子未来的势力和影响力。撒杜塞人希望耶稣能解决一个神学上的问题,而宗徒们则盼望耶稣能将他们自罗马人的统治下解救出来。他们所有的忧虑都属于尘界,都和世间权力所引起的纠纷有关。耶稣不以尘世的口吻回答问题。他以一个超越世间权力的角度来回答问题。是他与天主亲密共融的关系给了他作答的能力。

    我们如果想要聆听耶稣的答复,就得让自己由上而重生。他对尼苛德摩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除非由上而生,不能见到天主的国。”(若3:3) 

    灵修生活是那些由上而生者的生活——他们已接触到天主派遣的圣神。那样的生活能让人自世俗的纠缠中解放出来,而得以自由地在天主内生活。耶稣说很清楚:“由肉生的属于肉,由神生的属于神。”(若3:6) 

四、改革心灵的邀约

    我们需要不断地以属灵的眼光来阅读书报杂志,好寻求生命的意义。“我们为什么而活?”这应该是我们心中常思索的一个问题。人生事不论大小,都需要我们以一种更为深刻的态度来反省和诠释。书报杂志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现今社会里的种种现象,因而从这些社会现象里研判出生命的意义。耶稣向群众说:“几时你们看见云彩由西方升起,立刻就说:要下大雨了;果然是这样。几时南风吹来,就说:天热了;果然是这样。假善人啊!你们知道观察地上及天上的气象,怎么不能观察这个时机呢?”(路12:54-56) 

    以属灵的眼光来观察社会现象确是一项挑战。耶稣不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所发生的事情,只是些和我们无关的普通事情或意外事件罢了。他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现象都有其特殊意义,需要我们从属灵的角度来诠释。但是要怎么诠释呢? 

    耶稣自己就曾示范该如何诠释社会现象。有一次,来了几个人。把有关加里肋亚人的事,即比拉多把他们的血与祭品掺和在一起的事,报告给耶稣。他回答说:“你们以为这些加里肋亚人比其他所有的加里肋亚人更有罪,才遭此祸害吗?不是的,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悔改,你们都要同样丧亡。”(路13:2-3) 

    耶稣并不以政治而是属灵的观点看待这件事。他说:“这件事正在邀请你做心灵的改革哪!”这段圣经故事显示了,以属灵的观点看待事情能给我们默想和反省的机会,让我们的思想言行更加完美,度更圣善的人生。 

五、为什么会有艾滋病

    一旦我们开始把这个时代里的许多现象看作警告我们改革心灵的信号时,我们原先对这些现象的看法就会完全改变。自从我的一些朋友死于艾滋病,也自从我开始了解到艾滋病患者的人数众多,并且认识了一些为艾滋病患者服务的人之后,便一直为一问题困扰着,为什么会有艾滋病这样的疾病?为什么艾滋病让人致死?年轻人和老年人?男人和女人? 

    当我的一位好友的儿子——住在旧金山的若翰——得了艾滋病之后,这疾病就再也不是天方夜谭,与我毫不相干。我在他病时去看过他。他把他的一些同志朋友介绍给我认识,让我确实地了解了许多年轻人在身体和情绪上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耶稣问我:“你以为这些人比你更有罪,才遭此不幸吗?”我猛然觉悟到,唯一可能的回答应该是:“不,他们不是——但是如果我们不悔改,我们都要同样丧亡。”这样的答复提醒了我们,与其为艾滋病患者忧虑,我们倒不如替自己忧虑。同性恋者的死亡警惕了我,要我改变心灵。 

    艾滋病表现的是一种介于爱与死的戏剧性关系。同志朋友们非常渴望有人能爱他/她们,但是却没有料想到自己会因为这样的爱,而被死亡和毁灭的力量吞噬。但是天主是活着的人的天主,不是死者的天主!天主的爱带来性命,而不是死亡。我那些同性恋的朋友们正在走向死亡,我该积极地转向天主,在天主那儿找到我身、心、灵的满足。我必须学着把艾滋病看成是这个时代的一种信号,警告我得改变心灵。我祈祷自己能勇敢地这么做。 

六、施受颠倒的任务

    我是在秘鲁首都利马附近的一个“新城”居住了几个月后,才第一次听到“施受颠倒的任务”这一说法的。我从北美至南美去帮助穷人,可是在穷人之间住得愈久,就愈觉得自己还有另一种任务,要从南美带到北美的任务。回到北美后,我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主要工作应该是帮助拉丁美洲的穷人,去改变他们在美国和加拿大富裕的兄弟姊妹们。 

    自那时候起,我就了解到,原本是施惠的任务,在圣神充满处,倒成了受惠的任务。 

    一九六五年的夏天,我和成千上万的美国黑人与白人,为了要支持黑人争取民权,从撒玛游行到蒙高马利时,金博士(Martin Luther King)就说过,民权运动在更深一层的意义上,是要黑人唤醒白人做心灵上的改革。 

    多年以后,当我在加拿大的方舟团体(L’Arche)和心智残障者一同生活并且为他们服务时,也很快地体会到,我真正该做的是让那些残障者教我——许多其他的人经由我而可以学到的——精神愉悦的特殊能力。 

    这样的“施受颠倒”是圣神临在的现象。穷人对富人有一种任务,黑人对白人有一种任务,残障者对“正常人”有一种任务,同性恋者对异性恋者有一种任务,垂死者对活着的人有一种任务。天主遴选了那些被社会所摒弃的受害者为传报佳音的人。 

    有十八个人因史罗亚塔倒下而被压死,当耶稣被人问起,是否这些被压死的男女比其他人罪孽更深重时,他答道:“不是的,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不悔改,你们都要同样丧亡。”耶稣指出受害者就是传福音者,能够召唤我们做心灵的改革。这则故事是施受任务颠倒的最佳比喻。 

七、天主所要问的问题

    是否那些在纳粹集中营内,被毒死在瓦斯房的犹太人比我们的罪孽更重?那些在危地马拉被军人绑架、折磨和处决的玛雅印地安人呢?还有成千上万被饿死的非洲人呢?……甚至于那些杀人者呢? 

    这些都是俗世所问的问题,是我们想分辨谁比我们好或谁比我们坏时所提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并不是天主所要问的问题。天主并不要我们找出自己在人性善恶光谱上的位置。天主的问题是:“你能看得出来在你所处的时代里,有哪些现象是在警惕你该悔悟和洗心革面的吗?”重要的是我们在看到其他兄弟姊妹们受苦时能够内省,除去骄傲和批评人的习气,将自己的心转变成和耶稣的心一样温和谦厚。 

    我们花了不少时间去评断别人。不停地数人长短让我们分心,让我们无暇看清,自己不应该先做改变。该改变的是我们自己的心,这或许是我们唯一能够改变的了。

    我们总爱说:“那他会怎么样?那她会如何?”耶稣对我们说的,和他对伯多禄所说的一样,伯多禄想要知道若望会有什么下场,耶稣答道:“与你何干?你只管跟随我。”(若21:21-22) 

八、判断别人的包袱

    试着想想看,你完全不需要判断任何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况。试着想想看,你丝毫不想辨别某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时又会如何。试着想想看,你根本不需要考虑某人的行为是否合乎道德时又会是一番什么心情。试着想想看,你可以轻松地说:“我不想判断任何人了!” 

    试着想想看——那不就是大自在吗?第四世纪时,我们在沙漠的先祖们就曾说过:“判断别人的包袱 是很重的。”在我的一生当中曾有过数次丝毫不想判断人的时候。在数次这样的经验里,我觉得好象沉重的包袱给人带走了一般,轻松无比。那时,我体验到自己对所有人,不论是遇见过的,或是听说过的,还是读到过的每一个人,都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想与所有人在一起,想爱所有人的强烈欲望粉碎了我的心墙,让我的心胸和宇宙一般宽广。 

    这样的情形,有一回发生在我在一个修道院待了七个月之后。那时,我的心中充满了天主的良善与仁慈,不论我处于什么情况,即便是面对着暴力、毁灭与罪恶,眼中所见,都是美与善。我得刻意地控制自己,不去忘情地拥抱那些卖杂货、花和新衣服给我的男男女女。他们对我而言都像是圣人。 

    只要我们留意天主圣神在我们内心的运作,这种内心充满爱的情形就会发生。每当这样的情形发生时,我们就好像窥暼到了天堂、美与和平。然而我们很容易把这些情况当作是一场梦境,或是一种诗情而不予重视。但是如果我们能把它们当作是我们存在的最深刻意义时,就慢慢地不会再去判断别人了,久而久之,自会得到内心的大自在,而更趋神圣。 

    然而,我们唯有在不怕被人判断时,才能够完全不去判断别人。 

九、以天主的爱为依归

    我们真的能不去判断人吗?是的,只要我们表明自己是天主的子女,我们就能够如此。如果我们总是以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所拥有的东西,和旁人的眼光来决定自己是谁时,心里就不免会充满种种的评价、意见和责难。不断地想去判断所有的人和事。我们唯有了解到自己的身分并不和自己成功的事业、权势以及受人喜爱的程度有关,而是由天主无限的爱所造成之时,才能做到不去判断别人。 

   “你们不要判断人,免得你们受判断,因为你们用什么判断来判断,你们也要受什么判断。”(玛7:1)这段话以及新约内其它文章所提到的天主的审判,并不是指天主要来判断我们的善恶,而是指他要判断我们对他的信德之有无。如果我们不信任天主,不以天主的爱来衡量自己身分,而以自己事业上的成功、受人欢迎的程度和权势来评估自己的话,就不免须要靠判断和被判断而活,进而成为被人类社会操纵的受害者。一心只在意旁人的判断。死亡,不仅是我们和旁人互相判断的终结,也是我们整个存在诉终结。因为我们的存在只是旋绕于判断旁人和被人判断之间。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我们唯有相信,在天主的爱中,我们是有价值的,自己有了安全感,就不怕别人的判断了。我们也唯有在相信所有人类都是天主的子女,都为天主所爱的时候,才能做到不去判断人。 

    当我们经验到天主非判断性的爱时,就不想去判断人了。而当我们不想再判断人之时,也就不再怕被人判断了。这就是耶稣所说:“你们不要判断人,免得你们被判断”的最终意义。这句话的上下两段,与“爱天主、爱近人”的两个面向,有相同的关联。它们是无法分开的。这种关系不仅是思考层面的逻辑关联,而首先是在祈祷中内心的领悟。 

来源:卢云神父:《念兹在兹——活在圣神中》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单国玺枢机葬礼的录音讲道全文

    天亚社编按: 台湾单国玺枢机六年前得悉自己患上癌症,「听到了死亡姊妹的脚步声,看...

  • 灵修生活的主要原则

    第一 任凭天主的安排 天主给人自由,是要人把自己奉献给祂。使用自由最好的方法就是把...

  • 灵修生活的意义

    我们教会内的灵修生活,自然是指信友,即天主子女的生活。不过,一个庸碌的信友,只想...

  • 修德的方法

    修德的第一个方法便是要。这方法看来像是老生常谈,实行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平时我们...

  • 灵修学是什么

    灵修学是神学科目中的一门。任何一门科目都有它研究对象。针对这个对象,学者们用适当...